如何培养自己深度思考的习惯?

2019-12-27

跟大家分享一些深度思考的方法,希望能帮助大家学会深度思考,并且拥有深度思考的主动性。

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,就是在互联网和手机这么发达的今天,我们深度思考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。我们的生活可能已经被一些手机游戏,还有一些微博信息给填满了,深度思考的能力在退化。

前一段时间,我看了一篇文章很惊悚,叫做《你的深度思考能力,是如何一步一步被毁掉的》。

那篇文章里面提到一个事:在 1995 年,美国旧金山举行过一次会议,这个会议上集合了来自全球 500 多位政治、经济精英,还有像撒切尔夫人、老布什这样的大精英。

这些精英在一块讨论的是「如何应对全球化」,他们都觉得:如果全球化发展下去的话,一定会造成严重的贫富差距,全球的财富最终会集中在 20% 的人手里。

可是那 80% 的人就成了边缘人,他们如果很不满,想抗争,跟这 20% 的人有矛盾怎么办?

其中有一个人就想出了一个方法,这个方法叫做「给那 80% 的人塞上一个奶嘴」。这些奶嘴是什么呢?比如发泄型产业,多发展赌博、色情,还有游戏,让这 80% 的人多参与这些发泄型产业,把多余的精力给发泄出来。

还有一个奶嘴叫发展满足性产业,比如看一些明星的花边、家长里短,让这 80% 的人沉溺在这些享乐跟安逸当中,沉溺在这些满足性的产业当中,从而失去上进心,也失去深度思考的能力。这样的话,他们慢慢的就安于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娱乐信息当中,慢慢就失去热情了,不会再抗争,也不会再思考,他们会期待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,媒体替他们作出判断等等。

这个战略,就是著名的奶嘴战略。

那篇文章说:如今看来这个战略成功了吗?挺成功的,因为很多人都已经不会深度思考了。

在分享具体方法之前,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过程,那就是我们的思考能力、观点到底是怎么形成的?为什么有些人看上去很有想法、很有观点,很能思考?

一般情况下,我们的观点形成,需要经历四个步骤:

第一个步骤,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,在知识也缺乏,信息也缺乏,能力也不够的时候,我们对一个事情,首先有的是直觉。

比如我直觉觉得这个事是对的,我直觉觉得你说的有道理,可是让他讲为什么,他也不知道。

所以我们观点形成的第一个步骤,是直觉,直觉很容易带来一个东西,叫偏见。

有些人就有这样的偏见,一个父母如果离婚了,孩子的性格一定有缺陷,或者如果出生在比较贫寒的家庭里面,这个小孩一定会自卑。

这些都属于偏见,直觉会产生偏见,偏见就是用自己的直觉去替代、概括事实本身,就会带来这样的偏见结果,所以直觉之后,是偏见。

你的偏见总有一天会遭到挑战,比如你始终认为一个家庭不健全的孩子,出来之后一定是自卑的,一定是不幸福的。终于有一天,你看到了另外一个说法,你在读书的过程当中,看到有一个心理学家分析说:「家庭不健全的小孩,长大之后反而更幸福。」

这个时候,你就要在自己的头脑当中产生辩论了,因为你头脑已经有了不同的观点,你要去选择到底相信哪一个,这时候你就开始有了判断力。

在后来的人生当中,你会看到各种不同的观点在大脑当中激荡,慢慢的你会变得不敢说话,不敢下定论了,你会变成那种好像没那么斩钉截铁的人。

其实这是一个好事,证明你的视野在被打开,你会从一个特别敢说话,什么都敢说的状态,到一个不怎么敢说,小心谨慎的状态。

最后你终于积累很多的经验,在看了很多的观点之后,形成了自己比较认同的观点,这时候你终于变得又敢说话了。这个观点相对来讲,就会比较兼顾、比较稳定,因为它经历了整个思考过程,从直觉到偏见,到辩论,到最后形成自己的观点,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变化。

但是这个观点本身也是开放的,因为你自己就经历过自我辩论的过程,所以你并不排斥别人将来再改变你的观点,这时候你就会成为一个既有意见,看上去又很开放的人。

以上,就是我跟大家分享的观点的形成过程:第一步,直觉,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懂的时候,直觉会带来偏见;然后偏见会受到挑战,产生自我辩论;最后,我们会形成自己的观点,成为一个看上去很有意见,但是又很平和的人。

接下来要跟大家分享的,是深度思考的两个方向:第一个方向,叫做上推式思考;第二个方向,叫做下推式思考。

首先,什么是上推式思考?在讲这个概念之前,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案例。

有一个调查研究发现:在美国,黑人的犯罪率比白人要高出 23% ,那就意味着每 100 个白人犯罪,就有 123 个黑人犯罪。

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一般情况下,你会想什么?

你会被这句话影响,你会想说:「对,是这样的,黑人素质低,受教育的程度低,他们特别暴力,爱抢劫,而且还爱乱生孩子。」总之,你会被这句话影响。

原因我刚刚讲过,你没有见过其他的观点,所以大脑当中现在形成的,是直觉带来的偏见。

我们研究一下,为什么美国的黑人犯罪率高?这时候我们需要换一种思维方式,上推式的方式。

我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跟着这句话下结论,我们反而去推一下这句话「为什么」,等于往上走。

为什么呢?因为在美国,青年的犯罪率比较高,年轻人比较冲动,而黑人年轻人比白人年轻人要多,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黑人罪犯比白人罪犯多。也就是说,犯罪率高并不是因为他是黑人和白人,而是因为年轻人犯罪率高。

我们就想说:「好像冤枉黑人了。」这个时候,其实就有不同的观点在你脑海当中碰撞,已经挑战你的偏见了,你就会觉得「好像我刚刚想的不对,这样想的话,并不是因为黑人素质低,他们的犯罪率才高的。」
你再往上想,为什么黑人年轻人这么多?

你发现可能在二三十年前,黑人有一个很高的生育潮,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那段时间特别爱生孩子。

当你这样一步一步往上推的时候,会发现原因一层一层的,你最终会找到问题的源头,把这个问题认识得更深刻,然后你终于形成了一次深度的思考。

所以,以后我们看到这样的案例跟新闻的时候,就不能被信息带着走,大部分这样的新闻跟信息,都有强烈的指导性、强烈的煽动性,之所以那么说,是希望你去那么想。

比如每次看到一个来自印度强奸案的新闻,我们立马就会想说印度好乱,就引起一种恐慌感,这个就是写那条新闻的人想看到的。

所以我们不能总是被信息主导着往下想

搜索
作者:winair | Categories:Discovery主页 | Tags:

评论已关闭。